证据在手办事还哪么难,该咋办?

姓名:杨**
联系电话:189*****267
提交时间:2017年05月23日
提交内容:
2016年4月向市长热线12345反映,4月15日成都市民政局安排金牛区民政局通知受害者把档案带去在聘用律师见证下拆启个人档案,发现转业表上填健康,完全是弄虚作假,伪造事实,军队与成都市民政局安置处一到来欺骗受害者,转业时部队并没有对受害者做任何体检,本来神经纤维瘤和抑郁症都没有治愈,这种做法对于受害者来说是雪上加霜,居然成都市民政局还回复按正常程序接收。也向成都市纪检监察驻成都市民政局监察反映,结果只给我电话回复,按正常程序接收,为何不给我书面回复,他说这是纪检规定.   1、请查阅2005年4月29日成都市民政局安置处收文薄记录,当时患者提交了在服役期间部队(452、324)医院病案复印件,然后才退档案给四川省民政厅。   2、时隔50天左右,成都军区空军凤凰山干休所财务助理打电话告诉患者,所长(刘应冰)政委(张长卿)叫你马上回部队来解决你治病一事,结果就不让回家,没收了手机,解了内腰带和鞋带,就关了3天禁闭后,政治处干事(周忠能)叫受害者写保证书,回地方后不许找地方和部队麻烦,否者继续关,无赖只好随从。马上把我放出来,然后卫生所所长(张志坚)管理员(历彦先)把受害者带到成都军区总医院开药。下午政治处干事(周忠能)和管理员(历彦先)及一名战士押送我到成都市民政局安置处就顺利的办好了一切转业手续,当岗工作人员难道不失职吗,为何不翻翻收文薄记录?在接收档案时,是否拆开检查没有?居然转业表上填健康?不问问当时患者来的干部?如果病治愈那么就出据医院的治疗记录?   3、转业士官档案移交流程是失误还是故意的?成都市民政局安置处把档案交由成都军区空军凤凰山干休所押送患者来的干部手中。接着到成都市公安局上户口,完后档案交由我本人交金牛区民政局,结果交不出去,导致没有安排工作,医疗问题没有得到解决,为何不直接通过邮局寄往金牛区民政局?   4、是否2005年度中国所有病没有治愈的转业士官都是由部队干部押送到各市级民政局办理转业手续?档案交由押送的部队干部手中,再到各市级公安局上户口,办完后部队干部手中的档案就交给各转业士官手中,自己交给各区县吗?   以上4点我于2016年9月30日到成都市民政局安置处向杜处长提交,他确要我找金牛区民政局安置办,我想这与金牛区民政局安置没有关系。当时我就在处长办公室给金牛区民政局安置呈科长打电话进行确认,后呈科长同意我到金牛区。12月6日打电话给金牛区民政局安置呈科长,他说:“我们无法受理,你来找金牛区信访。”当天下午我找到金牛区信访,填了表后工作人员也不受理,是成都市民政局的事,我打电话给呈科长他说:“他给信访说。”后来信访告诉我,填的表可以收了。12月17日我给金牛区民政局安置呈科长打电话,他说:“这是反映市民政局的事,我们不作回答。”   10多年找成都军区空军信访没有结果,上一任成都军区空军信访办主任(周玲)叫我耐心等待,官方会答复你的,2016年2月打电话给他,听见我的声音就把电话挂了,后就转业了,一点消息就没有。于是2016年3月去北京总政治部信访,接待人员看了我的病案和成都市民政局收文薄记录,回答我明显病没有治愈,地方政府为何要接收,是地方问题。后又去了空军信访,回复我叫我回去,他们通知西部战区空军信访,3月8日社区书记(兰树勇)打电话告诉我,刚才凤凰山干休所(代应勇)给打电话,叫你回来他们给你解决,就这样我就回到成都,4月18日西部战区空军凤凰山干休所代应勇和李兴祥带着信访回复到社区叫我签收,我已注明回复不相符。4月25日向西部战区空军信访(赵微呈)干事提交了上述材料,每次上访和打电话确回复我还在调查,就这样来欺骗。   为什么新闻媒体和报刊都宣传的是政府如何为百姓排忧解难,而我为祖国和人民奉献青春,得到的是这样结局。

回复时间:2017年06月27日
回复内容:
请来电:028-84423071。

版权所有:四川民政厅联系 地址:成都市东大街芷泉段15号

蜀ICP备05028613号 网站标识码5100000017

简体浏览 繁體浏览